搏击

绝世妖尊 第二百二十八章 毒蝎

2020-01-16 20:1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妖尊 第二百二十八章 毒蝎

挥手间杀死毒蝎手下的一个使者,古尘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蛙精却双眼大瞪,因为他沒想到古尘竟然真的会把人杀了,

沒错,毒蝎的人打了他两天,但是最终放了他一条活路,或许说,这只是要给古尘这个新人一个下马威,大家都心知肚明,古尘若是忍了,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他却将毒蝎的人给杀了,如此一來,绝非简单就能完结的了,

“啊,老大你要干什么,”

见古尘将白骨剑对准自己,蛙精一个激灵,猛的回过了神,

古尘一脸奇怪的看着蛙精,道;“你猜,”

白骨剑划过一道弧线,蛙精身上的绳索尽数断裂,

活动了一下被捆绑的发麻的手臂,待到蛙精站起身之后,这才小心翼翼道;“老大,你,你刚才怎么真的把人给杀了,”

古尘奇怪的看着蛙精,道;“这还有什么真的假的,我说了,我看他不爽,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

蛙精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古尘挥手制止,古尘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兵來将挡,水來土淹,难不成我还真的让他们以为我古尘是好欺负的,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下次你出去之后,可能再也回不來,你说我能忍,”

蛙精一个激灵,连忙摇了摇头;“不能忍,绝对不能忍,但是老大,咱们这么做,可是彻底得罪那毒蝎了,”

“笑话,是他得罪我在先,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你这出去打探消息,有沒有什么发现,那只蟾蜍到底是怎么死的,”

蛙精跟在古尘身后一边下山,一边道;“老大,我确实打探到了一些不同的消息……,”

洞府中,古尘听完蛙精打探來的消息,缓缓的搓着自己的下巴,久久不语,

果然如他猜测的那般,蟾蜍精确实不是被这附近的散妖杀死的,且不说附近的散妖中,根本沒有能杀死蟾蜍精实力的妖修,而且他们平日里和蟾蜍精的关系还算不错,蟾蜍精是个杀机并不太重的妖怪,更加的比较喜欢结交朋友,

蟾蜍精出事的当晚,确实有妖修察觉到了战斗的波动,但是不知是什么人干的,而且波动很强大,足以惊动黑蛛王,但是黑蛛王沒有出现,不仅黑蛛王沒有出现,另外四毒使者都沒有出现,

这是最让古尘不能理解的地方,既然明知道蟾蜍精在和别人战斗,难道就沒有人來帮忙,

看起來,更像是黑蛛王和另外四毒,放任蟾蜍精被杀,好像要刻意的铲除他,

古尘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

不过,他刚來到黑蛛林,对于黑蛛林的情况不清楚,或许是有什么恩怨,故意的要铲除蟾蜍精也说不定,

蛙精继续道;“对了老大,我还打探到另外一个消息,”

看着蛙精一脸兴奋的样子,古尘道;“废什么话,赶紧说,”

“嘿嘿,”蛙精先是嘿嘿一笑,这才道,“老大,您不是要找解黑蛛毒的解药吗,”

古尘眯了一下眼睛;“你有线索,”

蛙精忙不迭的点头,他谨慎的注意了一番四周,这才压低声音道;“老大,其实我这两天并不是白白挨打,我在毒蝎的地盘,套出了一些秘密,我知道什么东西能解黑蛛王的毒,“

古尘立马來了精神,他低声道;“什么东西能解,”

“九灵草,”蛙精道,“其实黑蛛王的毒,根本沒有解药,要么硬撑过來,要么就是黑蛛王亲自出马将毒吸出,还有另外一种办法,就是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

“不错,九灵草,听着像是一种很稀罕的灵药,但事实上,九灵草乃是剧毒草药,听说,中了这种毒就连九天之上的灵仙都救不活,但是,这九灵草却和黑蛛王的毒相克,”

古尘一脸凝重,这让他想到了一个人,大白,大白现在就是在靠一种剧毒果实延续生命,但是同时也已经毒入骨髓,

就算九灵草真的能做到以毒攻毒,可是灵灵身上的黑蛛毒解了之后,若是再中了九灵草的毒怎么办,

量,一个过度,灵灵可能就会死在九灵草的毒下,太危险了,

古尘想了一阵,沉声道;“难道沒有别的办法了吗,”

蛙精沉思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好像沒了,若是您觉的这种办法危险,那么就只能直接求蛛王出手了,”

求蛛王出手,

古尘苦笑,若是蛛王肯出手,木胜荣早就帮灵灵解毒了,她是肯定不会帮灵灵的,

古尘想了一阵,道;“这些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是那些人在无意间闲聊的时候透漏出來的,不过,九灵草及其稀罕,好像只有蛛王手中有一株,所以……并不简单,”

古尘点了点头;“急不得,我们初來乍到,若是直奔九灵草一定会引起怀疑,慢慢來,”

……

时间恍然而逝,转眼又是三天,古尘盘坐在山顶之上,静静的搓着自己的下巴;“怎么还不來,”

三天前,他斩杀了毒蝎的手下,但是毒蝎那里却沒有一点的动静,好像要将这暗亏吃下,如此一來,反倒是让古尘越发不安,甚至是连蛙精都不让出去了,

若是毒蝎勃然大怒,能來和他理论,他倒是释然,

但是,毒蝎越是沒有任何的动作,古尘就越感觉他像是一条隐忍在暗中的毒蛇,獠牙已经露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一击,蛙精若是出去,极有可能再也回不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只老蝎子到底在打什么算盘,莫不是真的能忍,”

古尘枯燥的等了三天,就在他打算,若是毒蝎还不來找他算账,就去闭关的时候,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机从天际传來,

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古尘猛的抬头,嘴角浮现一抹淡笑;“终于來了,”

天边,一片黑云飞來,黑云之上,赫然是一个黝黑的光头大汉,气势汹汹的表情,显然來者不善,而这正是古尘盼望的,

來了就好,來了就能有个了结,

大汉独自一人,黑云翻滚降落,落在山头,四周十丈的草木瞬间枯萎,

簸箕般的大手猛地一指古尘,大汉瓮声道;“你就是古尘,”

古尘这才从地上站起,血色披风随风摇曳,银发随之张扬,像是一只怒而不发的雄狮,

双眼上下打量黑大汉,古尘姿态高傲道;“沒错,你就是毒蝎吧,”

“放肆,明知是本大人,竟然还不下跪,”毒蝎双眼怒睁,

“下跪你大爷,”古尘一步踏在青石上,裂痕蔓延,“到老子的地盘來,我看是你下跪吧,”

“混账,我乃蛛王大人手下五毒之一,让我跪你,你算是什么东西,”

“呵,什么东西,我乃蛛王大人亲自选定的,专门掌管这一片地方,这个地方,我最大,你说我算什么,”

“混账东西,”毒蝎气的浑身颤抖,他怒指古尘道,“你个小小的转元境半妖,也敢在本大人面前吆五喝六,我看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古尘脑袋一扬,嗤笑道;“算你猜对了,沒错,我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怎么,你教教我,來啊,你个老蝎子,看老子我不拿你泡酒,”

“啊呀呀,气死我了,你个混账东西,看我不弄死你,”

两句话合不來,毒蝎被古尘彻底的激怒,再也控制不住,伸手一抓,一把巨大的螯钳武器出现,力劈华山,携万钧之势,直接砸向古尘的头顶,

古尘脚尖点地,直接飘出十丈开外,飞在半空,

“轰,”的一声巨响,山头碎石飞溅,出现一个方圆五丈的大坑,而整个山头一阵摇晃,更是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缝,直通半山腰,

此时,数十里之外的一块白云上,正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人赫然是蛛王手下之一的毒牙,

毒牙眯着眼睛,道;“呵,这条蝎子竟然动了真火,真不知这个古尘怎么刺激他了,”

一个满脸疤痕的大汉道;“是太嚣张了,使者代表的是我们的门面,毒蝎的使者竟然被古尘这个新來的杀了,换谁,谁也忍不住,”

毒牙笑了一阵,道;“我们來打个赌好不好,”

“赌什么,”

“赌谁站上风,”

“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古尘怎么可能是毒蝎的对手,蛛王若是出來的晚了,只怕他就沒命了,”

“不一定,”毒牙摇了摇头,“我听说这个古尘,可是杀了牛王手下的鲶鱼精,走投无路才來投奔的,”

“他杀了牛王手下的鲶鱼精,呵,这就有点意思了,不过,我还是看好毒蝎,那条大鲶鱼,战斗力其实并不如何,”

“那好,我就赌古尘占上风,”

……

古尘静静的看着被毒蝎一击差点摧毁的山头,双眼逐渐泛红,他冷声道;“老蝎子,你有点过分了,竟然敢在我的地盘撒野,看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真的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了,”

“少废话,纳命來,”

毒蝎正在气头,那顾得了许多,一道残影,势如奔雷,冲向了古尘,

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
盐城市口腔医院
常德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惠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台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