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交给我【四更】

2020-01-16 20:4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交给我【四更】

尽管,早有预料,阳仑可能突破界境,但亲眼目睹,仍是让拓跋狂老眼抽搐。

这时,整座拓跋海宫及方圆万里之内都是陷入深谷当中,阳仑独自位列在众生之上,他似乎如天神一般,让众多的拓跋宫弟子连望去一眼,都感觉到毛骨悚然。

界境,那是足矣在外围海宫横行霸道的存在,也是外围海宫中绝对的至高点,就算是十方殿,也要礼让三分,毕竟,界境与域境,是有本质区别的,界境,才是金字塔的最顶层,一一人之力,足矣灭杀整座海宫的。

界境是界境!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这阳仑,竟然突破到界境了?那可是外围海宫最强的存在,只有十方殿才存在的界境啊!

输定了!我们输定了!

一名界境的出现,顿时击垮了拓跋宫的所有防线。

阳仑凌空的张开手,嘴角的笑容异常狰狞,他似乎十分享受着这份凌驾一切的力量,他冷蔑的俯瞰拓跋狂,好似看待一只脚下的蚂蚁一样,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将拓跋狂踩碎。

拓跋狂,你没料到吧?我竟然真的达到这个界境了,当年,青燕选择你时,我便在心底发誓,迟早有一天,我会亲自告诉她,她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选择,隐忍数百年,终于让我等到今日了,拓跋狂,无论你做任何努力,你都不可能改变命运的遗弃,你这辈子,注定是个渔夫,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废物!我今日,便亲自替你证明这一切!

阳仑得意的狂笑,那份源于气场上的压迫感让百万拓跋宫弟子难以抬头。

轰!

阳仑随意挥动大手,一层层骇浪气吞山河,如同翻滚的长虹一般,化作数以百计的灵力光束,猛的暴击在拓跋宫的各地。

轰!

率先炸碎的,是拓跋宫的修炼之地,九层修炼塔几乎在瞬间土崩瓦解。

轰!

随即而来的,是拓跋宫的中央大殿,那翠玉色的宫殿被生生碾磨成一片废墟。

轰!轰!轰!

之后,是各处的山峦雄风,是拓跋宫的武学堂,仙草阁,灵器库,一切的一切,在那绝对的力量压迫下被轻易摧毁,整座拓跋宫在这时好似都在下沉,转眼间,半壁的拓跋宫在众人肉眼下化为废墟这就是界境的力量,是他们无法抗衡的力量。

阳仑在高空中越发兴奋,他的五指间不断将强烈的海流压缩成十分简易的炮弹,但是这些看似只是由水流形成的炮弹,却是足矣秒杀域境圆满级的存在,每一颗炮弹里,都有着与阳仑额头上一模一样的古怪纹络,如一个迷你的世界一样。

这时,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敌人逐渐摧毁,拓跋宫的无数弟子长老都是眸呲欲裂。

该死的!我跟他拼了!邢晨这时一咬牙关,他再也忍受不下去这种折磨的纵然跃起,一个箭步,凌空的冲着阳仑额头全力轰炸下去。

在邢晨的灵拳上,似是有仙灵依附,化作一条游动在海流之间的猛兽。

然而,对于这看似极为凶猛的攻击,阳仑在高空中却是不屑一顾,甚至,一直到邢晨接近他方寸之间,他都是不理不睬,视如邢晨不存在一般,直到邢晨的拳风逼近,那猛兽也是发出震耳欲聋的兽吼声时,阳仑才仅仅是用余光瞥了一眼:真是吵闹的武学!滚!

阳仑屈指一弹,旋即他的指尖似乎穿透过空间一般,直接弹射在邢晨的胸口处。

轰!

那看似十分简略的力量,当落在邢晨的胸口时却如晨星陨落一般,顿时间引起惊天的波动,从一点炸开,将一片海流都是当场给震散,邢晨的五官顿时扭曲,众人亲眼所见,邢晨的胸口生生凹陷下去,如被有万吨重的巨锤生生砸中一样,骨头碎裂的声音如炸雷般响彻不断,接连数百声邢晨的肋骨竟是直接被碾成齑粉。

砰!

邢晨猛的如炮弹般砸在废墟里,一声巨响,他所砸下的地方都是深陷下去百米。

邢晨!拓跋狂,闫涛等人声嘶力竭。

然而,当闫涛追进到那深坑中时,邢晨早已失去气息,剩下的,只有狼狈到极致的尸体。

啊!!!闫涛几乎疯掉的怒吼声,他猛的转身,一个箭步,爆射向阳仑:畜生!我弄死你!

呵呵,你想陪他?我成全你!

阳仑瞥了眼闫涛,旋即同样的动作对准闫涛。

砰!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反方向猛扑而上,双臂猛的抓住闫涛熊腰,凭借一股冲劲,将闫涛给撞飞出去,两人狠狠的砸在一座已经被拦腰击毁的山腰上。

你给我滚开!闫涛被刘宇撞飞,赤着眼的咆哮。

白痴!你疯了吗?你也想去送死?

他,他杀了邢晨!他杀了邢晨!我要替邢晨报仇!闫涛声音顿时哽咽住了,他一个活了数千年的老者,一行老泪顺着脸颊便是流淌下来。

这时,他像是个丢了娃娃的孩子一样,他什么都不想要去想,他只想杀死阳仑。

邢晨被杀,我们也很痛苦!但是你送死就有用吗?刘宇同样是红着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骂道。

邢晨的死,让我们更不能轻易放弃!

桀桀,不准备动手了吗?

这时,阳仑在高空中冷笑,他目光环视一圈,突然,落在拓跋宫仅存的完整之地,寻常百姓的坊市区。

察觉到这幕,拓跋狂老眼瞪大:阳仑!海宫对决,不伤及百姓!难道你想破戒?

呵呵,破戒?那有能怎样?我要的,就是这拓跋宫,变的生灵涂炭!我要的,就是这拓跋宫,再也不复存在!阳仑狂笑,这时他的大手已经指向坊市区,那里的百姓这时都是察觉到这一幕,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畜生!

这时,罗燕及罗生宫的众人也是不耻骂道。

如今的拓跋宫,当真是沦为废墟,这里哪还有昔日半点的繁荣?

阳宫大军,这时在徐毅及诸多长老的率领下杀入拓跋宫,早已丢了士气的拓跋宫弟子几乎溃不成军。

这一战,从阳仑出现起,拓跋宫便等同时败了,而且是败的极为彻底,连半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在界境的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这时,夏奇在阳仑身后,望着满目疮痍的拓跋宫兴奋到狂笑。

拓跋狂,我早便说过,这拓跋宫没有我,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这畜生!

拓跋宫众长老咬牙切齿的怒骂。

行了,该结束了。这时,阳仑冷蔑的摇头,他掌心间微微汇聚起乳白色的光圈。

那光圈内,给人种浓浓的死亡气息,而光圈所指之处正是拓跋宫的坊市区。

上百万拓跋宫宫众都是紧紧的攥拳。

咻!

那光圈,终是在万众瞩目下脱离阳仑的手心,旋即又在万众瞩目下化作笼罩起整个坊市的混沌坟场。

不!!!拓跋狂在这时几乎狰狞。

突然,他猛的跃起身,他用肉身挡在那光圈前方。

他死死的凝视阳仑:阳仑,我就是死,也不会允许你伤害我拓跋宫的百姓!

呵呵,就怕你没那个本事。阳仑冷笑。

是么?这时,拓跋狂莫名的平静很多,他老眼下的波澜好似在这时渐渐沉淀,反而有种解脱的意思,他嘴角自嘲的扬起,目光从拓跋宫数百万的弟子长老身上扫过,从罗生宫的众人身上扫过,最终,又回首望向那近亿人的坊市区。

我身为宫主!我只要不死!就没人能伤的了我的百姓!

拓跋狂轻叹声,声音确实格外有力,这时他突然将掌心抵在眉心处,另一只手则是沉落在丹田当中。

嗡!

从他丹田内,由内而外的滋生出浓浓热量。

那热量一出,全场都是一惊,阳仑这时也是微微皱眉。

你想自爆?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

我自爆,或许杀不死你,但要你半条命应该够了。拓跋狂释然而笑。

你阳仑终是在这时收敛些许,身躯瞬间挪移开万米外。

你跑不掉的,这是你我的恩怨!未料,在这时拓跋狂竟是挺身而上,他以燃烧的精血之力冲撞破阳仑所造出的光圈,瞬间逼近到阳仑千米之内,这时,他丹田处的手掌上,有一道炽热的火光,他猛的起手,旋即就欲冲着丹田之处震去。

宫主!不!

见状,拓跋宫众人都是惊然起身。

阳仑这时眼神也是升起忌惮:该死的!你这废物!

呵呵,阳仑,没想到吧?最后会是这个结果?拓跋狂在这时狂啸。

啪!但突然,从远处的废墟里,一道枯影突然破虚而出,一只枯手在这时抓住拓跋狂的手腕,旋即虚空的在拓跋狂胸口几大命脉上虚点几下,瞬间,拓跋狂周身的暴躁力量直接被熄灭掉,拓跋狂几乎呆滞的回身,望向那枯手的主人。

呵呵,身为宫主,现在可还没到你死的时候!

公输长老?拓跋狂狂喜的惊道。

公输仇一笑,老眼在这时撇向阳仑:这家伙,交给我来对付吧。

周末四更差点忘记,赶紧来补上。

仙桃市中医院
忻城县人民医院
承德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杭州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太原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