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夏衍曾收藏清朝大小龍郵票和紅印花郵票全捐

2019-11-08 19:1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夏衍曾收藏清朝大小龙邮票和红印花邮票 全捐出

夏衍曾收藏清朝大小龙邮票和红印花邮票 全捐出 红印花邮票属于清代国家邮政邮票,夏衍先生捐赠的是红印花联票,尤其珍贵难求在夏衍先生的邮品收藏中,红印花邮票与大小龙邮票分量最重、价值亦最高 上海博物馆将2015开年展览定为《方寸寄怀 夏衍旧藏珍邮展》显然别具深意今年是这位中国着名戏剧家、电影艺术家诞辰115周年、逝世20周年不为今天年轻人所知的是,夏衍先生还是中国第一代集邮家,他和他的家人曾两次向上海博物馆捐赠出珍藏邮票7391件(7791枚)77年的集邮生涯,夏衍先生经营出一份个人雅好;一辈子的家国情怀,又令他将个人珍藏视为 身外之物 ,为藏品指出 送请国家保存 的归宿爱物惜物,又不为物所累,作为一代收藏家,夏衍先生有自己的 格 与 品 他收藏情怀,不理世事,不屑金钱在江南渐渐温暖的4月,从方寸邮票勾勒的历史里出发,我们开始一场安静的缅怀,心情沾满春天的湿润摩挲过往,邮票上起伏着一个个故事,生动而不遥远(匡彧) 两次捐赠近8000件邮品 1914年,14岁的夏衍在杭州念中学时就得风气之先,开始涉猎集邮这项始于欧洲的雅趣活动了,以1991年将邮品捐赠给上海博物馆为截止,他的集邮生涯竟长达77年之久 负责本次展览具体工作的上博研究员刘刚先生说,夏衍先生一直认为,上海在集邮和鉴赏邮品方面居全国之冠,他的邮品也大多得之于上海,所以决定将毕生所藏邮品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第一次捐赠在1991年2月,夏衍先生本人捐出233件邮品第二次捐赠在2009年,夏衍先生的长女沈宁女士再将父亲留下的7539件邮品捐出 在这近8000件邮品中,有极为珍贵的中国第一套邮票 清朝大龙邮票和第二套邮票小龙邮票,也有在集邮界名气呱呱叫、身价高昂的红印花邮票日本邮票和邮品也是捐赠中的重要部分当年日本集邮大家水原明窗曾想用 一队丰田车换走一张 ,夏衍先生回以哈哈大笑,这些珍品今天才得以在上博展厅中安静地被后人观瞻在沈宁女士的第二次捐赠中,邮品涉及多个国家和地区,尤以苏联、匈牙利以及德国邮票数量为最多,而白俄罗斯、乌克兰、拉脱维亚、外高加索联邦等国家和地区的邮品都是难得一见的邮品,国界跨度更大,品种更丰富,从这些邮品洞悉研究东欧国家的历史和人文,显然是集邮爱好者的最爱 大小龙和红印花邮票 上海市集邮协会专家刘广实老先生在集邮界名声显赫,他正着手准备一场讲座,为邮友们细解如何欣赏《夏衍旧藏珍邮展》中的宝贝在接受采访时,老先生认真地为介绍了这次展览中的珍邮 刘老先生说,在夏衍先生的收藏中,大小龙邮票和红印花邮票分量最重、价值亦最高大龙邮票是中国第一套邮票,全套有一分银、叁分银、伍分银共3枚,先后分3期发行因为纸制不同和邮票之间的距离大小被分别称为 薄纸大龙 、 阔边大龙 和 厚纸大龙 小龙邮票是中国第二套邮票,全套有一分银、叁分银、伍分银共3枚,它是中国第一套有水印的邮票小龙邮票先后分两期印刷发行第一期的印制时间为1885年-1888年,因为当时打孔机陈旧,所打的齿孔参差不齐,成品多为毛齿票,故称为 小龙毛齿 第二期印制于年,因全部为光齿票,故称为 小龙光齿 1896年,清政府改海关邮政为国家邮政,将银元作为面值币制,新邮资标准出现后,由于来不及印制正式邮票,于是就在已印制好的小龙邮票上加盖黑字,暂作洋银面值,充当国家邮政邮票使用这种邮票又有加盖小字和大字两种,本次展出的小龙加盖大字邮票,当时加盖的数量就很少,目前国内留存极少,所以很是珍贵 展品中的另一大看点是在集邮界大名鼎鼎的红印花邮票刘老先生介绍说,红印花邮票属于清代国家邮政邮票清政府自1896年正式开办邮政以后,随着邮政业务的扩大,现有邮票不敷使用,于是就将上海海关委托英国华德路公司印制的100万枚红色收费凭证中的65万多枚加盖改作邮票加盖的面值共有5种,又因字体大小不同,共分8种其中小字肆分只加盖了200枚,小字一圆更是只加盖了50枚,大字伍圆在当时面值极高,很少有人购买,目前已知的存世量大概在300枚左右由于加盖数量少,且使用后保存下来的更少,所以红印花邮票极为罕见,夏衍先生捐赠的是红印花联票,尤其珍贵难求 珍邮和 它背后的故事 每一枚珍贵邮票的背后,都有一个曲折的收藏故事 夏衍先生的孙女沈芸女士最了解其中的掌故她在为展览写的序里介绍说,珍贵的大龙邮票得自于夏衍先生的几次重要交换:一次是夏衍先生致信集邮家姜治方先生,提出愿意接受任何条件,以换取对方手中的一套毛齿新票同有集邮雅好的姜治方先生深谙邮友求票的真挚迫切心情,立刻慨然应允随后,夏老坚守承诺,从上海老集邮家马任全处买下一枚红印花小肆分新票,回赠姜先生文人雅士之间的交往 买卖 充满意趣,关乎金钱,又不直接染指金钱,情、谊、物、钱都在爱好兴趣之间回环,雅风盎然,风骨自见 另一次交换是在1955年元宵节,夏老做客姜治方先生寓所,与有意出让全部收藏的集邮家、前燕京大学校长陈志韦先生一起赏邮滚热的汤圆落肚,夏老与陈先生也达成了 交易 ,夏老一次从陈先生手中换得六七十张大龙票吃汤圆换邮票,在甜糯中完成 买卖 ,此等雅事只定格在那个年代 在沈芸的记述中,夏衍先生后来还从一位上海邮友处换得一组大龙光齿四方连全套经过多年积累,夏衍先生的大小龙邮票曾达到可观的200余枚,在国内堪称第一 与日本集邮家水原明窗的交往则是另一段佳话沈芸记得,自己小时候,水原多次到家中拜访祖父,两人总是坐在一起品邮研邮夏老曾在日本留学7年,他的藏品中有不少日本邮票和古封片,水原提出用一队丰田车换取的,就是夏老收藏的古封片在捐赠给上博的这套日本古封片集里,第一张是明治七年(1874年)实寄日本邮政明信片,年代之久远,价值之珍贵可见一斑 据沈芸讲,夏老收藏邮票还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他从不收藏错票尽管错票在市场上会有很高的价格,但只看重邮票欣赏价值的夏老关起小楼成一统,只享风雅趣,不问金钱和市值 夏公的 收藏情怀 其实,在《方寸寄怀 夏衍旧藏珍邮展》开幕式上,沈芸女士就站在人群中她专程从北京赶来,见证了祖父毕生所藏飨馈社会的心愿得以实现 集之不易,不能分散 一直是夏衍先生的收藏思想他从不自认为是收藏家,集邮、藏画被他自谦地归结为 人是要有些爱好的 雅好背后,他也存有 私念 ,他曾说过: 我当时收藏这些东西,除了个人爱好之外,也有一点怕文物流失到国外的意思和我同时跑琉璃厂的人,如田家英、邓拓、李初梨等,都有这种想法所以献出之后,就算了却一场心事也 一生只为兴趣追索,懂物惜物,风雅自乐,但在国家大义面前,情怀慷慨,奉我全部沈芸说: 我祖父一生都被家国情怀所萦绕,历经磨难而不悔,这不是他一个人,而是那一代人 再次见到沈芸,她刚从上海博物馆礼品商店里出来,乐呵呵地拿着刚买的朱耷画作印刷品,准备回京后挂在家里或赠送朋友这样的珂罗版印刷画芯,每幅标价200元众所周知,夏老生前另一项重大捐赠是将个人所藏的扬州八怪、齐白石等书画近百件捐予浙江博物馆自家所藏真迹全部捐献国家,后人再买印刷品装饰居所,这种做法好像与当下价值观大相径庭对我的疑问,沈芸更有疑问: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爷爷捐献的是他的东西,和我们无关再说,如果夏衍的后代出现在拍卖场上,拍卖他的收藏,那太可笑了,简直不能想像 沈芸用祖父于1943年写的一首诗作为这次展览序言的结尾,并以此向先辈致敬: 献给一个人 献给一群人 献给支撑着的,献给倒下了的; 我们歌, 我们哭, 我们 春秋 我们贤者 临诗动容我们亦向夏老和一种叫情怀的东西致敬

慢性心力衰竭的中医
生物谷药业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