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仙玄传说 第十四章 神秘少女

2020-01-16 22:2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玄传说 第十四章 神秘少女

霍家后院,傍晚。

霍君白捏着一株霍家院子里种着的半夏果实,心中那苍老的声音又如是响起:“半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生用可消疖肿。”

霍君白心中惊喜不定,心道:“看来这个能力和那霸王之魄,刺客之魄不同,能够频繁的使用,只是自己以前没有接触过药草和丹药,所以也并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这等神奇能力。”

“天麻草,可治头晕目眩、肢体麻木。”霍君白饶有兴趣,又捏起一株天麻草把玩着,听着那苍老声音再次出声解释,大是兴奋,忍不住拍手欢叫起来。

“君白表弟,你在这里手舞足蹈的,干什么呢?”温和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正是霍君星走了过来。

“呃,没什么,我就是自娱自乐而已……”霍君白脸上一红,连忙收敛动作,将那天麻草偷偷藏进袖中。

霍君星微微一笑,走到院中,看了看院子里满园花卉,不见有什么异状,问道:“君白表弟,我听君钰说你们两个居然杀了一只赤金蛇?”

霍君白心想表姐霍君钰既然已经告诉了他,自己也没必要说谎,便点了点头。

“表弟,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胆量还不错嘛,听君钰说,那赤金蛇头在你那里收着,能不能拿出来给我开开眼界?”霍君星微微一笑,露出和两排雪亮的牙齿。

“哦,蛇头在这里,君星表哥,你若是需要,拿去便是。”霍君白生性大方,见他提起此事,以为他想索要此物,便掏出那个包着蛇头的青布小包,递了过去。

霍君星接过那蛇头,仔细的端详了好一会,才又将那布包包好,递了过来,笑道:“君白表弟,你可要把这个放在身边收好了,值好几个金币呢。”

霍君白见他还了回来,也就接过来,将小布包放在袖中,点了点头,说道:“多谢表哥提醒。”

“好了,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霍君星淡淡一笑,转身离去,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嘴角边不经意的闪过了一抹残忍。

因为第二日便是老庄主霍震山的七十大寿,这一夜诸人忙着准备各种寿面、菜品、寿联等杂七杂八的过寿用品,一直忙到深夜,霍君白才回房睡下。

正当他准备休息之时,忽得扑棱一声,一股疾风直接将窗户吹开,刮了进来,直吹得房内风灯忽明忽暗,霍君白起身走到窗边,准备将窗户再次合上,说来也怪,他朝窗外瞥了一眼,竟然发现窗外长草树枝并无丝毫晃动,也不知道这风从何而来。

他挠挠头,将窗户关上,正欲扭头,忽得发现窗户边的墙壁上竟然多了一道黑乎乎的影子,在灯火之下微微颤动,赫然便是个人影。

他一惊之下,汗毛竖起,猛然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全身裹着宽大黑色斗篷的身影站在风灯之旁,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透出一种异样的光芒,正在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自己。

“你便是索尔王的孙子?”那道黑影率先开了口,苍老的声音虽然干枯无力,却带着一股令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什么索尔王的孙子?你找错人了!”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斗篷中的人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呵呵,老夫怎么会看错……你这双褐色的眼睛,和你父亲,爷爷如出一辙。”虽然是发笑,但那声音中带来的寒意却让霍君白浑身冰凉,连空气中都被一股浓郁的杀气笼罩着。

夜静谧,四周只传来窗外草木摩擦发出微微的沙沙之声。

这人所生的强大杀气,竟似有实质一般,将霍君白退路完全锁死,在此杀气的笼罩下,就算是武学高手,原本十成功夫,如今能使出一半就算不错。

“快点爆发自己的能力,冲出窗去,这人实力太恐怖!”这时,霍君白心中忽得传来小五惶急的声音。

“刺客之魄!霸王之魄!”霍君白听到小五声音,更不迟疑,连忙在心中默念出来这几个字,将两项能力接连使出,随着浑身涌出的无穷精力和自己体内生出的杀气,原本包围着自己那慑人的杀气已经被自己的气息冲破了一个缺口,他用尽全力,脚下一蹬,就欲窜出窗去。

那黑影轻轻地“咦”了一声,眼中微微露出些许讶异,但立刻又恢复到那种极其自信的深邃眼神。

“怎么……我的腿……”冰凉的感觉从霍君白的脚后跟一直蔓延到大腿之上,接着,他腰部以下的部分的感觉正在渐渐的消失,大惊失色之下低头一看,只见他的两条腿,连同穿着的裤子,正在慢慢的变成灰色的岩石。

这一刻,他明白了什么叫“寸步难移”。

“嘻嘻嘻,这小子实力也太差劲了!”清脆如银铃一般的娇笑声响起,从那黑影人身后又转出一道苗条的身影来。

“啊……”霍君白微微惊叫一声,他不是害怕,而是惊奇,惊奇面前这道身影居然是如此一个相貌装扮特异的美少女。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身上穿了一件亮银色的精美女士真银连腿护甲,从那真银甲胄胸口微微隆起的那两个圆包来看,这个甲胄的合身程度与她娇俏身躯完全吻合,凸显了少女那最诱人的两处风景和一条浅浅的香沟,紧致而不压迫,将曲线十足的身材完全彰显,这显然是能工巧匠专门为她量身打造而成的防御战甲。

霍君白听外公说过,真银不仅刀枪不入,而且还具有极强的仙术抗性,论价值远高于三河镇出产的铭金价格,据说,在黑市上,一个普通的真银手镯就卖出了四万多水晶币的天价,那么,这件胸甲的造价可谓价值连城。

而那少女肩膀上披着的白色披风裹住了她大半个娇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但上边用缀缀发光的微小黑曜石碎粒和银色丝线勾勒出了一些奇怪而神秘的图案,这些都表明了这东西的价值不菲。

眼光向下扫去,真银打制的光裙甲下则是修长的一双玉腿,白玉无瑕,笔直得让人充满遐想,膝部连着小腿外侧镶着的真银护具一点都没有显得多余,反而将美妙娇俏与金属之力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而且,她和仙侠之陆上的女子不同,竟生有一头靓丽的金色长发,那散发着淡淡金辉的长发随意得披着,更是平添了几分诱人的感觉。两道淡而清晰的黛眉却是黑色的,宝石蓝色的眼眸,挺俏的鼻子,红红的小嘴,精致的下巴,白皙的脖颈,不足一握的纤腰……她全身的一切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说实话,这个少女实在太美了,看得霍君白微微发愣,就算是公认的飞云国第一美女姐姐霍君瑶,在这少女面前怕也会颇有失色。

那少女眨了眨宝石蓝色的眼眸,带出一股无可比拟的高贵之气,淡淡的问那道黑影中的神秘人:“老师,这废物便是索尔王的孙子?”

“正是,艾雪殿下。”那神秘人苍老的声音中充满了对这少女的敬意,从侧面证明了她的身份殊荣高贵。

“嘻嘻,如果让拉娜妮蒂亚姐姐知道她未来的夫婿候选人竟有这样的废物在内,估计她立刻会放下手头所有事情,然后冲进魔兽平原去猎杀一百头高阶魔兽泄愤,还有……若是安迪叔叔知道这样的废物竟然有可能成为他的女婿,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机会,恐怕叔叔的眼珠子都会惊讶的掉在圣米利亚酒杯中吧。”那少女抿嘴一笑,挺拔的小胸脯微微一颤,风情万种。

“我才不是废物!”霍君白忽得大声叫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废物”这个词,他一生不知道听到过多少次,但从来都没有令自己生出不满情绪,但这个“熟悉”的词从这个貌美无双的少女口中说出,他心里竟然涌出一股不可压抑的愤怒之气,大声辩解。

“不是废物?若有若无的气息修为,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如果不是你身上还流淌着索尔家族的血液,那么恐怕连盖亚大陆上的一只格列佛田鼠都比你尊贵些。”那少女微微笑道,丝毫没有给他留任何面子。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废物!”霍君白也不知道怎么了,任何人侮辱他都可以隐忍,但是就是不能容忍这个娇俏美少女看不起自己。

“你今年有十四岁了吧?小废柴?”如同葱段一般的白玉手指点了点自己精致的小下巴,少女眼神中充满了戏谑。

“是又怎样?”霍君白一瞪眼,丝毫不肯在气势上示弱。

“十四岁……就算是我们家扫地倒水的佣人,这个年纪也能够独自干掉一只四阶魔兽了。”那少女的蓝色眼珠微微一转,丝毫没有把霍君白激烈的反应放在心上。

那黑影中的神秘人插口说道:“艾雪殿下,这小子倒也有几分能耐,刚才老臣用那石化之术的时候,发现这小子对魔法的抗性居然出奇的高,若不是我在瞬间又叠加了七次石化术,恐怕不见得能施术成功。”

“哼,就算如此,也不过就是一只魔法抗性稍微高了点废柴而已。”少女哼了一声,不满的瞥了一眼。

霍君白心中恚怒,冷冷地说:“若是给我五年时间学艺,只怕你连我这个废柴也打不过。”

那少女闻言大怒,一手按住腰间的一个缀满宝石的剑柄之上,一手抬起指着霍君白,气哼哼的对那神秘人说:“老师,你把他身上的魔法解除了,看本小姐怎么把这小子斩成十七八块。”

“殿下……不必让这种蝼蚁影响您尊贵的心情。”那神秘人皱了一下眉,低声劝慰。

“哈哈哈,真可笑!”霍君白忽得哈哈大笑,故意抬起头,斜眼看着那少女。

“有什么好笑?”那少女大怒道。

“我笑你是心中胆怯,不敢给本少爷几年时间来练武,所以才要迫不及待的杀了我,对吧?”霍君白哼了一声。

“哈哈哈,我怕你?”那少女怒极反笑,笑了几声,恨恨的道:“好,老师,今天我们不要杀他,便给他五年时间,我会在五年后亲自持剑前来,看看你这废物能成什么气候。”

霍君白笑道:“好,五年之后,不用你来找我,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会主动去让你见识见识!”

“哼!大言不惭,本小姐叫艾雪丽芙,就住在盖亚大陆的塞尔玛尔公国,你若是有命活到那时候,随便问一问人,就能找到我!”那少女冷冷地回答道。

“好,一言为定。”霍君白也是聪明人,知道这神秘人不怀好意,只要自己和这女子约定五年后比武,至少今日不会再有危险。

那女子冷冷地道:“那就让你再多活几年。”

霍君白也是哼了一声:“到时若是你输了呢?”

那女子睁大眼睛,彷佛听到了一件不可置信的事情,过了半响,才淡淡的道:“我是不会输的。”

“既然是比试,当然有输赢,一切皆有可能。”霍君白不依不饶。

“哼,若是你侥幸赢了一招半式,本小姐就随你处置。”那少女冷冷地一笑。

“随我处置?”霍君白听到这词,看着她那绝世容颜,心中忽然涌出一股邪念,忽得冒出一句:“若你输的话,我就拿你当老婆!”

“呸!就凭你!再练三百年也挨不到边儿。”那少女俏眉微竖,呵斥道。

“哈哈,我说你还是怕输吧?要不怎么不敢答应?”霍君白心念一动,一笑问道。

“好!一言为定!若是我输,别说是当你的……就是当奴当婢,怎样都可以!”那少女受不过他激,一怒之下冲口说出。

霍君白哈哈一笑:“本少爷只喜欢完璧少女,这几年,你可要珍稀好自己的身子哦。”

那少女的玉颊一红,啐了一口:“走着瞧!”旋即伸出两根玉指,转动了一下自己手上戴着的一个红宝石戒指,身形渐渐透明,直至消逝不见。

那个神秘人见那少女离去,也是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小姐还是太意气用事了……”接着转头看向霍君白,淡然道:“既然小姐给你了一个机会,那就容你再活几年好了。”

霍君白心想果然你这家伙完全看那少女的脸色办事,心中大喜。

“不过,还是保险一点,为了保证索尔王和安迪大帝不会结盟,为了确保拉娜妮蒂亚公主百分百不会看上你,最关键的,为了艾雪殿下不会有败在你手中的丝毫可能……嗯……抱歉了……小家伙……”随着寒冷的话语声,那人眼中似有光芒闪动。

霎时间,霍君白只觉得全身一热,天旋地转,跟着便人事不知了。

石台县中医院
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四川牛皮癣专科医院
浙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山西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