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韬蕴资本资金链危机拖累钜派投资多产品逾期

2019-12-04 18:0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韬蕴资本资金链危机拖累 钜派投资多产品逾期

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蕴资本”)相关事件仍旧持续发酵。

据《中国经营报》统计,钜派投资为韬蕴资本募集的多款产品出现逾期风险。其中,钜澎大观稳盈优先私募投资基金(恒大地产相关项目)(以下简称“大观稳赢基金”),钜澎和光稳盈优先私募投资基金(完达山项目)(以下简称“和光稳赢基金”),钜澎甘肃电投定增基金(以下简称“甘肃电投定增基金”)以及钜澎臻界供销大集并购重组系列基金(西安民森项目)(以下简称“供销大集并购基金”),募集资金分别为6亿元、10亿元、2.7亿元和7亿元。以此计算,钜派投资旗下的基金已有25.7亿元“受累”韬蕴资本资金链危机。

据悉,大观稳赢基金与和光稳赢基金为债权项目,甘肃电投定增基金以及供销大集并购基金为股权项目。于2月26日,在钜派投资相关产品的内部投资人大会上了解到钜派投资目前对韬蕴系列产品的资产处置情况。

和光稳赢资金去向不明

根据和光稳赢基金2018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和光稳赢优先私募投资基金分为4期产品,基金总规模10.33亿元,均成立于2017年4月~5月期间,有546个投资者,产品投资期限均为2年。该产品资金用于参与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完达山乳业”)Pre-IPO轮融资项目。该基金通过委托银行对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借款人)发放委托贷款,用于为借款人按照约定方式参与标的公司的股权投资提供资金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4只基金产品目前都快到期了,但和光稳赢优先私募投资基金2号却一直处于备案中。

上述相关产品负责人在大会上解释,这只基金相关的产品备案材料很早就报给中基协了,但是后来因为资料不合要求等一些问题,又退回来过一次。之后再次提交,中途遇到备案政策发生些变化,才导致产品一直处于“备案中”的状态

。“产品一边备案,一边同时对投资人募集是很正常的,这个产品是因为后来备案政策上出了些问题。”但北京植德律师事务所王伟律师则认为,这明显不合规。

根据和光稳赢基金的产品合同显示,管理人为上海小村幻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村幻熊”),借款人是韬蕴资本,钜澎资产作为财务顾问。

虽然合同中小村幻熊才是管理人,但据多方了解,小村幻熊实则钜澎资产的通道管理人。某老牌三方财富公司高管对说道,实践中,大部分的财富公司都经常这么做,即借用通道管理人。“真的出事的时候,至少不是本公司这个法人主体,白纸黑字写的还是通道管理人。”

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表示,资管新规明确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如通道委托文件内,未就资管各环节及内容明确各方权利义务,明晰明确的前期项目尽调、资金托管及划转、投后监管等约定,项目投资失败时容易导致相互推卸。

钜派投资旗下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上海钜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澎资产”)相关项目负责人在这次大会上承认,“和光(稳赢)项目目前还没有到期,中间也付了一次息(基金首年利息)。当然,这次付息比预计时间延迟了两个月左右。”

正如该负责人所言,该产品在2018年5月左右出现第一次付息延期,而完达山也未能成功在预期时间前上市。通过工商信息查阅完达山股东,却未见韬蕴资本出现在股东之中。而在投资人大会上,关于韬蕴资本是否最终将该笔资金投进完达山,项目负责人也并没有正面回答。

资金最终流向了哪里?托管银行方面对表示,作为托管方已经将资金打入委托贷款银行的账户。而委托贷款银行方面则表示,因为涉及商业机密,不便透露。

而从接近该项目的人士处了解到小村幻熊与委托贷款银行所签署的委托贷款合同内容。合同中表明,该银行受管理人小村幻熊委托,向韬蕴资本发放委托贷款。但该人士同时表示,只看到了委贷合同,没有看到实际的银行打款流水。

根据产品推介书,本次交易中价值15亿元的完达山股份全部质押给和光稳赢基金,同时交易采用固定+浮动的形式进入。然而在内部投资人大会上,钜澎资产项目负责人以需要上级领导批示为由,表示在下一次投资者见面会上出示股份质押证明。但多名参会的投资人告诉,第二次投资者见面会上,钜派投资方面仍然没有提供任何资金流向证明或者股权质押证明。

就项目股权质押证明以及产品资金去向等问题,联系钜派投资相关人士,对方表示有消息会及时反馈。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此外,从各种工商信息查询系统中,并没有看到完达山存在股权质押的情况。而也多次致电完达山乳业综合管理部,希望核实资金去向问题,均无人接听。

在处置资产保障投资人利益方面,钜澎资产项目负责人在会上表示,“为了应对和光稳赢这个项目,我们正在处置以下几块资产,第一是韬蕴(相关公司)转给钜派的股权资产,这个股权资产包括几块,一块是新能源汽车的标的,另一块,一个基金项目,韬蕴投了一部分,我们打算把韬蕴这部分投资款拿过来。另外,出行公司的股权我们是用来做安全垫,可以帮助处理和光稳赢的项目”。

共同处置韬蕴相关资产

在由钜澎资产作为管理人的另一只产品大观稳赢基金中,仍旧出现了韬蕴资本的身影。

2016年12月,地产公司发起A轮300亿元定向增发,签订协议的第一批投资者中就包括韬蕴资本。彼时,韬蕴资本通过其全资控股的深圳市中融鼎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融鼎兴”)以30亿元认购了该地产公司1.32%股权。之后,该公司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进行两次增发,韬蕴资本股权占比被稀释至0.96%。

从这次投资人大会上了解到,中融鼎兴总规模30亿元,包括钜派投资旗下的大观稳赢基金6亿元,韬蕴资本自有资金3亿元,以及信托计划21亿元。

而大观稳赢基金(总规模6亿元),由钜澎资产做为管理人,投资于由韬蕴(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蕴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暨执行事务伙人的北京韬蕴一号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韬蕴一号”)的有限合伙份额。

该信托合同中约定,韬蕴资本将其持有的中融鼎兴全部合伙份额质押给受托人(信托公司),为韬蕴资本给中融鼎兴还本付息提供质押担保。

此外,信托合同中还约定,信托公司在行使担保权利的时候,如果担保物变现金额不足以偿还信托承担的信托税费、规费、信托报酬及其他各项信托费用(不包括浮动信托报酬)、债务(如有)以及全体受益人按照信托文件约定的预期年化收益率预计可获分配的信托利益的,则韬蕴资本有信托利益损失的风险。

针对该项约定,有投资者担心,自己购买的大观稳赢基金的资金在韬蕴1号中是优先级,但在中融鼎兴中,30个亿份额全部在信托公司名下。“若该地产公司最终没能上市,按约定其将于2020年1月前平价回购,即退回30亿元;若上述信托产品21亿资金先扣除本息,剩下的甚至不够偿还大观稳赢投资人的本金。”

钜澎资产项目负责人彼时在投资人大会上表示,大观稳赢基金的投资人权益和信托公司是一样的,目前钜派(投资)和信托公司在一起处置韬蕴相关资产。“之所以现在我们没有像信托公司一样直接对韬蕴提起诉讼,主要是我们还有几个项目牵涉集中,抵押的资产不是一对一的,我们希望处置来的现金还能覆盖部分与韬蕴相关的其他几款产品。”

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认为,因为钜派投资旗下的大观稳赢基金是其他类私募基金,通过查阅文件发现其投资方式为借款,目前看其借款人是韬蕴资本,其能否拿回本金和投资收益要看韬蕴资本的债务承担能力,这与地产公司回购后韬蕴资本获得的收益并不一致。即便韬蕴资本在本次投资中的收益不足6亿元,但韬蕴资本仍需要用其资金偿还借款。

多款韬蕴相关产品逾期

除了和观稳赢与大观稳赢两款债权类产品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钜派投资还为韬蕴(相关公司)募集了两外两款股权性质的产品,分别是甘肃电投定增基金以及供销大集并购基金。

钜澎资产发行的“钜澎定增投资号基金”成立于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之间。根据募集说明,产品存续期18个月,最多延长1个月。退出时如投资收益率低于年化10%,由韬蕴(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责补足。

受减持新规影响,2017年7月钜澎资产发出延期通知,并承诺在12个月内进行退出安排。然而,2018年7月6日,投资者再次收到钜澎资产的延期通知,称韬蕴资本在短期内无法进行股票减持,该基金被迫再次延期不超过12个月,若标的项目出售退出最终的投资收益率低于预期收益,则由韬蕴基金公司履行补足义务。

对于这款产品,钜澎资产项目负责人解释道,“我们也希望尽快能将持有的股票抛售变现,目前已经减到一半仓位,但这部分变现的资金得优先还银行。目前评估下来资金缺口不会太大,我们持有的资产能够覆盖。”

另外一款产品供销大集并购基金认购了深圳韬蕴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或韬蕴(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韬蕴合伙”)的有限合伙份额,由韬蕴合伙通过深圳市鼎发稳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鼎发合伙”),按照5.1元/股的价格参与西安民生重组项目。

供销大集并购基金存续期限为“3+0.5年”,钜澎资产及韬蕴合伙经过与鼎发合伙多次沟通,后者承诺将按照约定方式出售股票或者以其他方式归集资金,进而对韬蕴合伙进行分配。

然而,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登上老赖名单,诉讼案件缠身,所融资产品多数逾期。

有业内人士认为,韬蕴资本属于轻资产公司,所持有的资产大多为股权,但股权只有处置出去才能变现,对于像钜派投资这类债权人而言,处置韬蕴旗下的资产将面临若干问题。第一是处置周期较长;其第二是能否以覆盖投资者本息的价格处置掉资产;第三是这些产品在法律流程上是否能让投资者优先享受处置来的收益。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