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御天纪 第两百三十四章 金宫

2019-11-07 20:1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御天纪 第两百三十四章 金宫

去时的路上,景凡面色也是极为平静,看不出有任何的喜怒之色表现出来,他越是这样,更是让跟在他身后的干阳几人心中忐忑。

和景凡接触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越是沉默,最后的爆发也就越是令人惊骇。

就是那之前的逼退雷万仞的天杀阵也是不知道景凡是什么时候和xiǎo灵儿一起研究出来的玩意。

“景凡哥,你刚刚的那个三步必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了不让景凡太过沉浸悲痛,柳芊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问道。

景凡一愣,扭头看了一眼柳芊,从后者那眨动的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之中看到了关怀,柳芊的心思他何尝不明白了,心中微微一叹,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走到第几步会死,我只是在他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团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察觉到的力量!”

“那团力量隐藏在他的心脉附近,只要他的情感波动不是太过剧烈,那团能量就不会爆发,只要事后他自己冷静下来,还是能够发现的!”

“噢!”一边的盛凌云衣服恍然大悟的样子,眼中更是对景凡充满了钦佩之色,接着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力量会爆炸,所以才会説三步必死,当孟狩走了三步之后,发现自己没死,而是被你吓唬了,当然瞬间心中也是激动和气愤万分,想要杀了你泄愤,所以心中也是一下子激动起来了,正是因为如此,那一团被你隐藏在他胸膛之中的能量也是迅速的爆炸开来,让他成为了粉末!”

看着盛凌云的解释,景凡微微diǎn了diǎn头,咧嘴一笑,道:“不错,进步很大!”

听到景凡的夸奖,盛凌云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满脸的笑容。

虽然盛凌云説的简单,但是干阳和李匡几人却是很清楚,这件事如果做起来那其中的难度可见一斑。

首先孟狩自己也是一名四象之王五重天的强者,如果想要将一团能量不知不觉的注入他的身体,并且隐藏在他的心脉附近,那种难度不亚于正面将之击杀的难度啊。

可是,即便如此,眼前的景凡依旧还是能够做到了这一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青年呢?

还有那一直让他们想不通,让雷万仞心生忌惮的天杀阵……太多的奇迹,太多的传説,太多的谜,太多的秘密让他们难以猜测,难以了解。

在他的心中,一想到这些,唯有苦笑自叹不如了。

倒是作为当事人的景凡一脸的坦然之色,嘴角依旧是噙着那一抹招牌式的淡淡的笑容,一往无前,爱憎分明,让我站起来的人,我不会让他倒下,但是如果是让我倒下的人,我会让他永远都站不起来!

对于那天杀阵,景凡自己心中也很清楚,那是自己前世在辰家带出来的记忆,当初也是实在迫于无奈才会使用了天杀阵的,因为消耗颇大,并且情况紧急,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而且,即便如此,当初那天杀阵也是虚有其表,根本就没有发挥其十分之一的威力,充其量也只是吓唬一下雷万仞那些不识货的人罢了。

不过,景凡却是成功了!

当景凡一行人来到金宫的时候,眼前昔日的场景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连绵的宫阙此刻已经变成酒池肉林,秽气冲天,根本就没有一个修炼宗门的样子了,而且,景凡甚至还看到了不少一群群不穿衣服在其中穿梭的女子。

顿时,他的身体之上也是有着一层冷冽而血腥的杀意浮现出来,双瞳在此刻也是迅速的变成了黑白交织的样子,无形的冷冽的杀气也是隐隐之中从景凡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

“杀!”

一声清冷的喝声传出,景凡的身形瞬间便是一跃而起,如同一枚炮弹一般,迅速的向着那金鹰宗的遗址的方向弹射过去。

景凡这边的动静也是引起了一些巡视的人员的注意,他们皆是迅速的向着这边汇聚过来,清冷的喝声不断的传来。

“你们是谁?站住,这里不能进去!”

“站住,在不站住,我们就要出手了啊!”

……

不断有着呵斥之声传来,景凡面色冷漠,黑白交织的瞳孔之中闪烁着异样的精芒。

没有丝毫的迟疑,景凡瞬间便是将那破天斧握在了手中,一种血肉相连的熟悉感瞬间便是充斥全身。

“轰!”

一声巨响传来,景凡猛地一斧挥出,汹涌的精芒迅速的向着那逼近的众人冲击了过去。

巨大的冲击爆炸一下子便是将那众多的人影尽数撕裂,化作尘土,消散在空间之中。

景凡没有停止,一路向前,后面的干阳几人也是迅速的跟了上来,他们在金鹰宗待得时间更长,对于金鹰宗的感情丝毫不必景凡少。

对于那些冲上来的雷逸的打手,他们也是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汹涌的元气爆发,瞬间便是将之打得吐血远远的倒飞出去。

景凡这一群不速之客的闯入,让原本的金宫也是迅速的乱作一团,不少的被抢进来的女子开始大声的尖叫哭喊着,开始发疯似的往外跑着。

几人没有对那些女孩子出手,毕竟他们也是受害者,景凡目光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几名身穿黑衣的中年人,从他们之中,景凡竟是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当初屠戮金鹰宗的时候,你们都有份吧!”景凡眼皮微抬,盯着自己面前的数十名迅速的聚集起来的黑衣人,声音平静的问道。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脸上有着不屑的笑容浮现出来,声音淡淡的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一群金鹰宗的余孽啊,我们正发愁找不到你们呢,可是现在你们竟是这么乖的送上门了,你説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盛凌云一脸笑容,用一种看脑残一样的目光看着那为首的黑衣人,道:“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雷逸现在在哪儿,并且将他绑过来跪在我们面前给我们磕头赔罪,或许一会儿我会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利索的!”

黑衣中年人一愣,刚准备大笑,一边的侧厅之中,一个面色蜡黄的青年人正披着一身锦衣华服,一脸淡然不屑之色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和好笑的样子。

“我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让我跪下来磕头,今天你们将我这里砸了,你们所有人的命都得留下来,至于那两妞吧,就赏给兄弟们了吧!”雷逸一脸的怪异之色的盯着景凡。

一边大声的吩咐着自己身边的几名黑衣人,嘴里还在説道:“我乃堂堂雷天宗的少宗主,不就是灭了一个狗屁金鹰宗么?难道还得被你们这群xiǎo子天天追着报仇,我还用不用混了……”

听着雷逸的话,盛凌云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嘴角的抽搐却是已经有些难以掩饰了。

想必眼前的这位雷天宗的少主还不知道雷天宗早已经改朝换代了吧,属于他的少主时代也是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看着盛凌云面色怪异的样子,雷逸则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在他看来,盛凌云那嘴角体现出来的根本就不是笑,而是害怕。

“你知不知道,在你对我説这句话的时候,你就已经犯了死罪!”景凡目光平静的落在雷逸的身上,声音淡淡的道,似是云淡风轻,不过其中却是有着冷冽的杀意隐藏其中,令人感觉不寒而栗。

雷逸一愣,旋即嘴角轻轻一笑,手掌挥了挥,似是根本就不想多説,顿时那前面的数十名黑衣人也是一下子向着景凡几人扑了过去。

汹涌的元气迅速的爆发出来,迅速的便是封锁了景凡一群人的退路。

不过,景凡几人根本就没有向着后退

,当下他也是猛地手掌一扬,破天斧瞬间便是闪现在他的手中,闪烁着汹涌的精芒,一种近乎实质化的精芒也是一下子施展出来,令这周遭的空间的温度都是在急剧的下降着。

“轰!”

青云步踩出,景凡的身形瞬间便是消失在原地,破天斧的精芒轰然落下,狠狠的向着几人冲击过去。

一声剧烈的爆炸之声传来,景凡瞬间便是将三名前来围攻的黑衣人也是震飞,干阳几人也是在此刻迅速的缠上了一名黑衣人。

景凡微微抬头,目光阴冷的盯着雷逸,如果不是他,金鹰宗不会灭,所有的人都不会死,现在的金鹰宗还在想,昔日的同门师兄弟还在,一切都还在……

他眼中有着diǎndiǎn猩红色的精芒浮现出来,手掌的破天斧也是一阵阵兴奋的颤动嗡鸣声传来,似乎是在説——来让我尝尝鲜血的味道吧!

雷逸的目光落在景凡的身上从后者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冷冽的气势,让他心中也是不有的一凛,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

“杀了,把他们全部杀光!”

雷逸眉头一皱,对着自己身边的众人冷声喝道,一边説着也是准备向后走去。

不过,景凡可是没有这么容易打发,手掌一翻,汹涌的元气瞬间爆发,将两名围拢过来的人给迅速的震退,而他的身形也是迅速的毕竟过去。

景凡的动作让雷逸也是不由得一惊,旋即脸色一白,不过就在这时,一边的空间之中却是有着一道凌厉的劲风袭来,让雷逸顿时面色一喜。

“项老,快快救我啊!”雷逸面色一惊,看着一边出现的一名身穿月白衣袍的老者大声的喊道。

山东治疗阳痿费用
贵阳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医院
临汾市荣军康复医院
肇东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