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时隔4年产业资本再度轮番举牌对决金融资本

2019-11-09 17:51: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时隔4年 产业资本再度轮番举牌对决金融资本

  时隔4年 产业资本再度轮番举牌对决金融资本

  2008年,上市公司经历太多,“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是产业资本频频举牌对决金融资本的速写;“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是各路草莽借壳抢食资本盛宴的写照;“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是大股东全面增持不惜被套的决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上市公司衍生品投资遭遇大溃败的悲壮……上述概括无法穷尽全部,却可以小见大反映出上市公司2008“大运作”中的百般滋味。

  其中,产业资本在时隔4年后如出一辙地再度成功抄底,令金融资本不得不刮目相看。A股在上一轮的产业资本抄底后出现了史无前例的特大牛市,产业资本对金融资本发起的新一轮宣战显然值得拭目以待。

  产业大佬A股围猎

  与很多投资者在上证综指跌破2000点后的黯然神伤截然相反,一群产业大佬却兴奋异常,这种兴奋在12月中旬达到了极致。12月16日和17日,深鸿基和深国商先后宣布被产业资本第二次举牌。尤其抢眼的是,产业资本的这种举牌并非孤立事件,而是对价值低估公司的系统性围猎。

  举牌深鸿基的是中国宝安子公司中国宝安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恒隆国际。在此之前,中国宝安控制的马应龙已经发起了对羚锐股份的围攻。目前,马应龙举牌另外一家湖北医药上市公司的传言甚嚣尘上。举牌深国商的是在香港上市的“茂业系”。相较中国宝安,“茂业系”将系统性举牌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深国商是“茂业系”在17天内举牌的第三家上市公司,另外2家是渤海物流、商业城。

  中国宝安和“茂业系”的所作所为,仿佛是“银泰系”的翻版。“银泰系”曾在已经控制有银泰股份的情况下,先后举牌百大集团、鄂武商A,此后又拿下了科学城。

  就在“茂业系”对“银泰系”的效仿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时候,海螺水泥则将“宝钢系”、“三一系”作为了模板。海螺水泥公布的三季度报告显示,它斥资14.73亿元持有巢东股份、冀东水泥、祁连山、福建水泥、华新水泥、江西水泥、同力水泥等7家水泥行业上市公司19687.61万股股票。

  除了对冀东水泥进行举牌外,海螺水泥始终将祁连山的持股比例控制在离举牌一步之遥的尺寸上。从这种角度去看,实际见到的举牌产业资本可能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盯住猎物的产业资本群体可能更加惊人。

  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培敏说:“产业资本举牌几乎都发生在上证综指2000点附近,因为这个点位已经有了足够的获利空间。可以相信,上证综指越往下跌,我们可以看到的抄底产业资本会越多。”

  正因为如此,投资者才看得到举牌长城信息的“龙泉系”那样的产业资本相继登台。 “龙泉系”增持超过长城信息总股本5%后未公告反而减持后再增持,清晰地表明它对资本市场游戏规则的极度陌生。在极度陌生的情况下仍旧懵懵懂懂地冲进股市,只能说明的是“龙泉系”认为眼下买股票比做实业投资更能赚钱。

  产业资本再战金融资本

  不言而喻,产业资本低价买到的是金融资本甩卖股票砸出来的底。让人悲悯的是,这一幕如同对产业资本上一轮抄底的重现。当时,宝钢集团、上汽集团、广发集团等对股改做出保价承诺的产业资本因上市公司股价下跌而被迫进场,数十亿元接盘资金几分钟就因金融资本的疯狂甩卖而消耗殆尽。

  虽然外人很难真正了解金融资本当时将重仓持股一下子甩卖给产业资本的心理,但估计很多基金经理在卖完股票之后说不定会吁出一口长气。然而,就在大量产业资本以接手金融资本持股的方式进入二级市场后,上证综指迅速出现了向6100点狂飙的特大牛市,使得当初低价甩卖的金融资本不得不及时低头认错。

  现在回过头去看,产业资本上一轮抄底更像是获取股改对价的制度性收益,现在的抄底则更多是因为上市公司跌出了投资价值和整合价值。和君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明说,世界经济史表明,每一轮经济衰退或危机时总有大量的企业股权和投资性资产出现“无承接”的贬值,那些在经济周期进入谷底的时候抄底股权和资产的商家往往在下一轮景气周期到来的时候脱胎换骨、异军突起,甚至一夜暴富。

  中国宝安接连举牌羚锐股份、深鸿基,或许在最大限度上将产业资本的“野心”暴露无遗。中国宝安曾于1993年举牌延中实业,打响了A股市场化并购的“第一枪”,但在那之后中国宝安就开始了数年的沉寂。现在,这个资本市场第一例并购案的主角终于按捺不住本性重新杀了回来。中国宝安在2007年年报中就已明确,股权投资是它未来的第一大主业,从中可以看出,它举牌深鸿基和马应龙举牌羚锐股份只是小试牛刀而已。

  上证综指在创出1664点低点后迅速回升,似乎表明产业资本再次战胜了金融资本。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时曾有不少金融资本正在将1000点设为上证综指下一个目标位。

  产业资本并购好时机

  虽然熊市为产业资本的发展提供了抄底的大好机会,但并不是说只有熊市才是产业资本发展的良机。相反,产业资本大规模膨胀的高峰期几乎都是在牛市中完成的,因为产业资本借助牛市将投资实现了最大化。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正好进入了产业资本通过抄底进而做大做强的临界点。

  按照一般的经济规律,实体经济面貌有望改变的时候,往往是产业资本发展机会最好的时期。包括申银万国研究所市场研究总监桂浩明在内的很多人士认为,中国目前就处于这样一个时期中。一方面,股市低迷导致多数股票的价格被低估,大量的资产因为人们对后市存在不良预期而被人为地贬值,整个资产价格的缩水局面没有得到真正的改变;另一方面,政府出于保经济增长的目标,推出了规模高达4万亿元的刺激经济计划。这样大规模的投资会对各种资源、物资产生巨大的需求,从而抬高这些企业的估值。

  对于处在由投资增加而引发资产膨胀价值链前端产业资本来说,它有条件最早感受到巨额投资对经济生活带来的变化,并且以资产并购等形式实现及早扩张,从而获取更大优势。相反,如果没有政府投资导致的实体经济发展前景的改善,尽管产业资本在股市低迷时利用资本生产进行了扩张,但短期内难以产生效益,而现在扩张则马上就能在政府投资高潮中发挥作用。如果说现在面对的金融危机是百年一遇,那抄底产业资本面对的发展良机可能也是多年不遇的。

  另一方面,有关部门也在为产业资本实施并购创造有利条件。并购贷款在12年后重新解禁,就是最为明显的标志。除此之外,呼声较高的并购交易所得税细则也有望破茧而出。

  借壳上市为何受追捧

  一直以来,上市便是实现企业持续发展和个人财富增值的重要手段,相较于IPO,借壳上市更为便捷。更为重要的是,2008年股市持续调整以来,政策开始调整,IPO出现暂停,在此环境之下,借壳上市成为心急如焚的拟上市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不二法门。

  另一方面,由于美国次贷危机的愈演愈烈,中国经济受到的影响日益扩大,资金紧张成为众多国内企业共同面临的“不可承受之重”。上市筹措“过冬”的资金,逐渐成为各大企业共同思考的命题。

  牛市做IPO,熊市做并购、借壳上市是市场普遍的规律。在牛市中,公司实现首发上市很容易,股价普遍较高,所以公司没必要去买壳;相反,处于熊市阶段,尤其是ST类公司,估值普遍很低,甚至很多ST类股票都跌到1元区,购买成本很低很诱人。

  根据有关券商人士分析,从成本角度来看, IPO的成本主要是中介费用,而借壳上市则包括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价值、债务重组成本、受让股权支付的成本。

  不过,如果从时间角度来看,一个成熟的IPO项目通常需要年,如果遇到意外因素可能还会更久;借壳上市一般则只需要半年到1年时间。这对于等着资金救急的企业而言,无疑是一条捷径。

  因此,借壳潮涌,惊涛拍岸,整个2008年,借壳上市之声不绝于耳。

  借壳上市:未必都能“华丽转身”

  借壳上市,似乎永远是资本市场常盛不衰的经典主题。借壳上市,也给向来就不平静的资本市场增添了更多变数。

  估值大幅缩水之苦

  资源类企业在2008年遭遇了最大的尴尬。人算不如天算,全球资源价格的大跌,使得他们借壳上市的心愿大打折扣。其中闹得最为沸沸扬扬的,莫过于滨地钾肥和陕西炼石。拟借壳吉林制药上市的滨地钾肥,其待注钾盐矿权增值惊人,5年之间狂增560倍。而拟借壳*ST申龙的陕西炼石,就在3个月前,该公司一笔37.5%的股权经历三次才卖出5600万元,但3个月后,这笔股权注入上市公司时,竟然不可思议地变成了4.725亿元,估值在短短3个月内暴增7.4倍。

  在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就职的一位审计师告诉,在进行资产评估时,评估师的主观性的确是影响评估结果的一个因素,但只要严格按照评估程序进行,差别就不会太大。正因为如此,上述天价评估难免遭到市场的质疑。

  2008年11月,持续了4个月的滨地钾肥借壳事宜曲终人散。

  12月,ST雄震决定由控股子公司置入鑫盛矿业60%的股权,股权评估值为3040.19万元,确认转让价3040万元。事实上,该部分股权今年2月ST雄震曾打算置入上市公司,当时作价不超过4200万元。仅10个月不到,这项资产已缩水逾1000万元。

  也许,资源类企业的股东们更加怀念2007年的商品牛市吧,当时的股票只要沾上矿业概念,便可一飞冲天。

  事实上,除资源类的公司外,另一大热门板块——券商,也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9月,ST长运重大资产出售以新增股份吸收合并西南证券的议案获得股东大会全票通过。不过,与交易双方最初的协议相比,西南证券资产评估价由原先的66亿元减为42.6亿元,缩水35%。

  从前述滨地钾肥和陕西炼石的案例,我们或许可以发现这样一个规律:轰轰烈烈引来各界关注的,经常会以失败流产告终;而那些不声不响的借壳行动,成功的几率则要高出许多。或许,这些拟借壳的公司需要反省,自己为何没有把各个细节都处理好,导致经不住众人拿着放大镜的质疑和推敲。

  房地产企业掀起借壳上市潮

  房地产业可谓负债率极高的一个行业,同时对资金的渴求又非常巨大。在资金日益紧缩的2008年,上市融资成为房地产企业筹资过冬的关键步骤。仿佛迈过这道“门槛”,命悬一线的企业便可浴火重生。

  2008年7月16日,耗时9个月后成功借壳SST新智的华丽家族复牌,但在公司“华丽转身”的当日,公司股票却遭遇狂泻,最大跌幅一度达到51.56%。

  2008年8月28日,华远地产借壳ST幸福复牌。但任志强当天在一篇名为“幸福花开”的博客中却写道:“重组之初正是股市高涨、一片欢歌笑语之时,但重组完成的背景则是股市暴跌的反差,股市大约跌掉了60%的市值,因此重组的成功也并不会给股民带来更多的喜悦。”

  然而,低迷的股价表现未能阻挡房地产商借壳上市的脚步。在2008年12月,便已有ST国药、中科合臣、ST耀华等上市公司宣布正在和房地产企业商讨借壳事宜。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近30家房地产公司通过定向增发资产置换方式借壳上市。

  业内人士指出,房地产企业在2008年掀起借壳上市浪潮,与房地产市场和股市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不无关系。首先,股市经过不断持续下跌,打了几折的股价大大降低了房地产企业的借壳成本;其次,房地产行业洗牌基本结束。在抽紧银根的宏观调控中,大量的中小房地产企业关门歇业甚至破产倒闭,能够屹立不倒的基本是“真英雄”了。这些屹立不倒的房地产企业在走出资金紧张的局面后,便重新筹划起借壳上市的发展问题;第三,经过宏观调控洗礼后,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意识到上市能够更好地解决资金问题,从而打破现在的被动局面。

  房地产企业借壳上市的案例中,还有一个颇为值得注意的是,12月初,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房地产资产借壳ST天桥的方案获得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这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首次将旗下资产登陆A股,其意义不言而喻。

  谁来救赎“濒危”的壳资源

  事实上,借壳上市对于借壳方和被借壳方而言,都是件好事。一般来讲,被借壳方往往是“濒危”企业,如果不引入有实力的重组方,可能将遭遇暂停上市甚至退市的噩梦。

  12月,业绩下滑、全年预亏的安源股份迎来大股东的“搭救”,江西矿业集团拟通过定向增发和资产置换的方式,借道安源股份实现整体上市。

  同样,问题连连的ST张铜也获得了啥钢集团的救赎,该集团旗下的淮钢特钢股权将注入上市公司,恢复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上市公司大股东都愿意让出壳资源。获悉,江苏一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为自己年纪渐长、行业不景气等缘故,萌生了出让上市公司的心思。但是,2008年来的市场大跌,使得该公司股价已经降至地板。当多家企业与之接触表达借壳意向时,他却以卖不出价钱为由婉拒。如此看来,拟借壳方不仅要考虑自己能否捡到便宜货,还要考虑对方的心理价位。

  不过,近日,这家公司已经停牌宣布债务重组。该实际控制人能否卖出个好价钱,恐怕需要等到2009年才能有眉目了。

经典语句
环保家居
通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