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2019-11-07 23:10: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刚麻麻亮,明子妈就起身做饭去了。她打着哈欠走进黑洞洞的灶房,随手拽了一下灯绳儿,“啪”地一声,灶房亮了好多,但仍很昏暗。灶台上的洋瓷碗里放着三个鸡蛋,明子妈拿起一个,想了想,又拿起一个。

她一下一下沉稳地拉着风箱,灶膛里的火映红了她的脸颊,火光在她的脸上一闪一闪的。她手里动着,嘴里却也没闲着,喃喃地说道,这孩子不知道考的咋样啊?

水开了,水汽顶着锅沿儿“嗞嗞”直往外冒。一股蒸汽直戳戳地涌到了明子妈的脑门上,她立马清醒了过来。待两个鸡蛋稳稳脱脱地滑入锅底的时候,她便转身向明子屋走去了。

“明子,起来了。你看这都啥时候了,还睡,知道你今天要去干啥不?”明子妈一边说一边揭去缠在明子身上的被子。

“哎呀,知道,不就是快放榜了,你让我去二叔家探探消息么。现在才几点啊,你怎么比我还急啊。”明子虽这么说着,但他心里并不含糊。过些天中考就要放榜了,尽管他觉得自己答的还可以,但不能保证百分百的能考上,因此心里老觉得不踏实。幸好同村有一个他叫二叔的人在县城教高中,可以在那里问问情况。所以昨晚明子爸妈商量了一宿,让明子今天去探探情况。想到这些,明子麻利地下了床。明子妈搓了搓手匆匆走去灶房,完成荷包蛋的最后几道工序。

明子洗完脸,荷包蛋也刚好做好。明子妈端上来了热气腾腾的荷包蛋和一叠油汪汪的大饼,明子二话不说,就着两个大饼便狼吞虎咽起来。吃了两口,他抬起头,问:“爸早上吃的啥?”

“管的多!把你吃好赶紧走,县城离咱们可不近呢!”明子妈急急地说“你爸早上吃了两个饼走了,一会他回来,那里还有一个鸡蛋。”

明子哦了一声,又继续低下头去。

明子知道他妈是个吃素的,不沾荤,包括鸡蛋。可是她却每次能喝下几碗鸡蛋汤。关于吃食,他也说不清。就像他吃饼的时候喜欢抹蒜泥,但正真一颗白嫩嫩的生蒜放在他面前,他却连尝也不敢尝一样。

第二个大饼 完后,明子嘬嘬手指,去推墙角的自行车。当然窗台上那半蛇皮袋的大枣儿也不能忘。

临近出门时,明子妈叫住明子:“昨晚给你说的可全明白了?”

“知道了”明子一边推着自行车走一边答。

“去了嘴巴放甜点,别像你爸一样,一脚踹不出个屁来!”明子妈大声嚷着。

“知道”明子不耐烦了。

待明子妈喊出“路上小心”时,明子已经将自行车骑出好远了。

明子妈轻声骂了句“兔崽子”,用手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转身进了屋子。

地里的麦子刚割完,枯黄的麦茬一片连着一片,似乎望不到边。露珠黏在麦茬上闪闪发光,像一颗颗晶莹的珠子。

一颗灰灰菜孤独地长在路边。其实它本不孤独,只是长的太高,旁的草都不及它的一半高,所以它就落了单,显得孤独了。明子望望它,感叹了一句,希望今年玉米长势能像它一样好。

路上见不到一个人,伴随明子的只是一缕缕浅浅的雾气。弄的明子湿润润的。“这鬼天气,夏天还出雾!”明子抱怨了一句。其实这雾气并没有碍着他什么,他就是想抱怨,想发泄,雾气只不过是他发泄的一个对象。

县城离明子村上二十余里。就他这铁驴,梅花牌加重的,而且是除了铃不响其他什么地方都响,再加上半袋子大枣儿,不管怎么说也得一个来小时才能到。

明子他二叔,其实不是亲的,只是和明子同村而已。村里人见了面,图个亲热,不显得生分,所以互相之间用辈分称谓。就像城里的孩子叫大人叔叔阿姨一样,只是二叔这个称谓比叔叔来的亲切一些。明子对这个二叔不是很熟悉,只见过几次,因为二叔家在县城,很少回来。明子只知道二叔很白,很魁梧,也很严肃。一次他碰着了二叔,二叔问他谁家的孩子,他答了,二叔点点头,说了些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便走了。明子感觉二叔和其他老师没什么两样儿。

前面是个上坡,明子离着老远就加起速来。它盯着那个大坡,双腿蹬地飞快。近了,再蹬,近了,再蹬。最后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上了坡顶。

明子在坡顶停了车子。看看前方,太阳出来了,像个新媳妇一样红着脸蛋。薄雾也在散开,视野一下子开阔了好多。前面有个村子,一缕缕青烟缓缓升向天空,然后轻轻地汇聚在一起,慢慢地笼罩了整个村庄。虚无而实在。

明子一下感觉到无比的欢畅,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会变好,这几天的忐忑竟一扫而光。或许是这惬意的凉风,或许是因为他看到了前面那个被烟雾笼罩的村子,或许是他太过担心,反而皮了。总之,他快乐了,他舒畅了。他哼起一首自己也不知道名字的流行歌,整了整车后面的袋子,神气焕发地下了坡去。

走了一段,明子又觉得无聊了,因为他还没碰到一个人呢,刚才看到的村子不是去县城要经过的,他也只能远远看看,再抛向脑后。

太阳变高了,小了许多,但也厉害了很多。太阳耀地明子不敢向前面看,只有看眼下的坑坑洼洼的土路了。

明子专捡有坑洼的地方的骑,车子一颠再一簸,他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好玩,尽管屁股有时被颠的生疼。

不知娟子能考上不?娟子,你可要考上啊,以后咱们进了高中说不定还能在一个班呢。那时候·····明子渐渐地享受在了美好的遐想之中。这时车轮从一颗石子上面碾过,车子猛地颠了一下,明子“咯噔”一下醒了过来,加紧蹬了几脚。

明子抬了抬头,远远看见了县城,很生疏。他拘谨了起来。汗水从额头滑了下来,先是在眼角,然后顺着眼角流到了嘴里,咸咸的。

明子转身看了看袋子,鼓鼓的,还在。他抬起右手擦了擦额头,顺便捋了一把脸,挺了挺身子,继续向着前面骑去。

共 21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似乎文章没有写完,留给读者的余地太大了。【编辑:轩辕古城】

1 楼 文友: 2008-11-19 19:5 :54 呵呵,是写探之前做的准备吗?一种心情和一份父母的恩情.慈祥的母爱.

2 楼 文友: 2015-09-12 18:27:5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无锡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六盘水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陕西省定边县妇幼保健院
威海卫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